北方农村兄弟关系为什么更紧张?

  农村彩礼越来越高已成一大公害,北方农村尤其是黄淮海地区,彩礼普遍超过10万元,而且,不仅需要彩礼,还需要在城市买房买车,才有谈婚论嫁的资格。父母为儿子娶上媳妇,没有五六十万元的花费是不可能的。要是只有一个儿子,父母连积蓄带借贷,在身强力壮时拼命干活,也许还可以完成为儿子娶上媳妇这一人生任务。

  2007年娶媳妇还没有现在艰难,当时在河南汝南县调研,发现当地就有“生两 个儿子哭一场”的说法,哭一场后立即开始积蓄,也许还有为两个儿子娶上媳妇的可能。到了现在,父母再为两个儿子娶上媳妇,变得更加艰难。也是因此,农民第一胎生女儿都欢天喜地,因为一般农户都想生两胎,最好是一男一女,实在不行,生两个女儿也可以,最糟糕的是生两个儿子。头胎生女儿,第 二胎生儿子最好,再生一个女儿也可以。要是头胎生儿子,第二胎万一再生一个儿子,今后就没有好日子过了,因此不敢再生。

  北方农村不仅彩礼越来越高,而且有两个儿子的家庭彩礼往往更高。按说父母要操心两个儿子的婚事,经济负担重,彩礼应该比较低一些才对。不过,在婚姻市场上,女方嫁人,嫁给只有一个儿子的家庭,就可以获得这个家庭的全部积蓄,嫁给两个儿子的家庭只能获得这个家庭二分之一的积蓄,就吃亏了,要求更高彩礼补偿未来的损失自然合情合理。为了完成人生任务,有两个儿子的家庭,也就只好咬牙满足女方高额彩礼的要求,先让一个儿子娶上媳妇再说。

  生育了两个儿子的父母收入有限,很难按当地一般要求,完成为两个儿子都娶回媳妇的人生任务,只能竭尽全力先为一个儿子娶上媳妇再说。一般是大儿子先娶媳妇,女方索要高额彩礼,另外一个儿子在一旁观察,也在一旁着急,因为父母积蓄有限,竭尽全力娶上一个媳妇就很可能无力再帮自己娶媳妇,自己要么打光棍,要么入赘当上门女婿。自己兄弟娶媳妇,女方索要超出当地平均水平的彩礼尤其让自己心生愤怒,兄弟关系会随之受到冲击,自然变得紧张起来。

  北方农村兄弟关系容易紧张,是因为北方农村兄弟之间很容易变成竞争关系,尤其在结婚娶媳妇这样的人生大事上,其竞争性就在于要争夺父母积蓄的资源。北方农村的人们一般结婚都比较早。结婚早,自己没有积蓄,在男多女少的大背景下面,女方婚姻要价会越来越高,父母积蓄有限,对于两个儿子,只能优先保证其中一个,两个儿子自然就变成竞争性关系了。

  父母为什么要无条件帮儿子娶媳妇,甚至被“勒索”高额彩礼时仍然一如既往?归根究底,人生任务使然。在北方农村,父母最大的人生任务就是无条件帮儿子娶上媳妇,若不能帮儿子娶上媳妇,在村庄中就没有地位,会被村民认为人生失败,不好意思见人,也觉得对不起儿子,儿子也觉得自己没有娶上媳妇是父母没本事,并因此责怪父母。

  总之,一个北方农村的农民,若不能为儿子娶上媳妇,这个问题大了,他们的人生是完全失败的,是无脸见人的。北方农村村庄居住密集,一旦无脸见人简直无路可走。所以,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为儿子娶上媳妇。正是因为父母要无条件为儿子娶媳妇,在性别资源稀缺的情况下,女方会提高婚姻要价,导致彩礼越来越高。家中若是生了两个儿子,赶紧哭一场,然后提前为两个儿子将来娶媳妇准备条件。条件有限,只能为一个儿子娶上媳妇,也好歹比两个儿子打光棍强。两个儿子之间的关系则几乎一定是竞争性的。父母当然也很不好做人,因为没有娶上媳妇的儿子不仅会责怪兄弟,还会责怪父母没本事。

  北方农村,父母最重要的人生任务是为儿子娶上媳妇。相对来讲,南方宗族农村,父母最重要的人生任务则是为祖宗延续香火,延续香火不仅要生儿子,要为儿子娶上媳妇,而且儿子还要生孙子。只有孙子出生了,南方农民的人生任务才算完成,他们才觉得有脸去面对地下的祖宗。

  南方农村讲求延续香火表面上看与北方农村差异不大,实际上差异是很大的,其中最主要的是,南方父母最大的关切是要孙子,若有三个儿子,只要有一个儿子娶上媳妇,生了孙子,他们的人生任务就算完成,因为香火已经续上了,至于其他两个儿子能不能娶上媳妇,就不是那么重要。当地文化中也没有规定父母有必须为所有儿子娶上媳妇的任务(责任),儿子若娶不上媳妇是自己没本事,因此,也不会责怪父母。

  反过来,在南方农村,既然农民最大的人生任务是延续香火,就要集中力量让至少一个儿子娶上媳妇生孙子。南方农村家庭中,兄弟三人会合力让其中一个娶上媳妇,这个娶了媳妇的兄弟最好再生三个儿子,然后每个兄弟各过继一个,这样不仅父母完成了延续香火的人生任务,而且三个兄弟也都有后人来延续香火了。也是因此,在南方农村,兄弟之间往往不是竞争的关系,而是合作的关系。

  在我们的分类中,南方农村普遍是聚族而居的宗族型村庄,北方(华北、西北)农村则多为分裂型的小亲族村庄。分裂型的小亲族村庄中,村民往往以五服关系为限,组成相互竞争的若干小亲族集团。在相互竞争的北方农村,村庄弥漫着强 烈的社会性评价,形成了社会性价值为主导的规范。南方宗族村庄,都是同姓自己人,都有很强的宗族认同,村庄中弥漫的是超越性价值,这样一种超越性价值抑制了村庄的社会性竞争,塑造了村民的终极追求。因此,虽然几乎所有中国农民的 人生任务都是传宗接代,但不同地区还是略有差异。北方农村的农民更在意传宗接代中为儿子娶上媳妇这一责任,至于儿子能不能生孙子则要看儿子自己。

  南方农村的农民更在意传宗接代中的生孙子,延续香火。在北方农村,父母有责任为每个儿子娶上媳妇,兄弟之间的关系就容易变成竞争性关系。在南方农村,父母只要能为一个儿子娶上媳妇,然后抱上孙子,他们就完成了人生任务。南方农村兄弟之间合力为其中一个娶上媳妇,兄弟之间的关系是合作性的。

  中国城乡之间的均衡是大均衡。乡村振兴政策不应浪漫化,不能急于求成,必须有历史的耐心。在本书中,作者围绕当代农民愿否返乡、能否返乡以及如何返乡这一紧迫的社会课题,展开了全方位的历史判断和制度性思考。作者还对“进城与返乡”这一历史命题加以延伸,对中国当前社会的土地制度、城市化路径、贫富差距等社会热点问题进行了立体而深入的田野观察与学术解读,以期为当前的乡村振兴政策提供启示,为关心“三农”问题和中国现代化前途的读者提供崭新的视角。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