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国流亡特工曝内幕:曾受命暗杀普京密友(组图)

一名俄联邦安全局(克格勃继承者)前特工由于不满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内部某些高官贪污成风、与犯罪分子合伙分赃的行为,坚持调查犯罪真相,却反遭腐败分子的陷害,被控以多项贪污罪名。这名特工及其家属还频频接到匿名者的死亡恐吓,最后不得不于两年前逃亡国外。不久前,俄联邦安全局以叛国罪和贪污罪等罪名将这名特工告上法庭,5月28日,莫斯科一法院将对他进行缺席审判。

这名逃亡的前克格勃特工名叫亚力山大·利特维宁科,在克格勃改组为俄联邦安全局后,他曾被升为陆军中校。20世纪90年代初,他在俄联邦安全局专职负责与车臣武装分子作斗争。1997年,他被派遣到俄联邦安全局“反集团犯罪特别工作组”后,他的命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特别工作组”报到以后,一系列的黑幕让这位自车臣前线回来的特工目瞪口呆:“自我到达该工作组后,几个月间,我一直搞不清自己是置身于一个反罪行小组,还是根本就置身于一个犯罪集团!在那里,我竟被要求将一些无辜的人屈打成诈骗犯或谋杀犯,而真正的拐骗犯和谋杀犯,我们却要跟他们处理好关系,原因是从他们那里能够得到大笔的钱!”利特维宁科告诉记者:“如果我们拒绝执行这些命令,那我们自己就反会成为被迫害的对象。我还曾经被许诺过可以得到一个更高的职位,条件是只要我保持沉默。”利特维宁科将所有这些内幕写成15份、大约几百页纸的详细报告带到了英国。

逃到英国后,利特维宁科申请政治避难的报告读起来如同一部惊险小说。报告中除叙述了他遭诬陷的经过外,还详述了俄联邦安全局内部的种种黑幕:高级官员卷入了犯罪集团、某官员偷手榴弹、军火向黑市倒卖、与乌兹别克毒贩做生意牟取暴利等等,最耸人听闻的是,报告中竟提到莫斯科一伙有组织的犯罪集团———一个专门的敲诈盗窃、拐骗暗杀团伙,其背后真正的老板竟是俄内政部某警察机关的一个陆军上校!自到达“反集团犯罪特别工作组”后,利特维宁科接手了几起绑架杀人案,当他的上司暗示他睁只眼闭只眼时,利特维宁科仍然坚持调查,始终追住嫌疑人不放,没想到反被特别工作组上级申斥为“过分热心、用心不良”。

利特维宁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在那段时间里,他甚至下了联邦安全局高官收受毒品贩金钱贿赂的场面。“如果你能假装跟他们更亲密一点,也许你还会发现更多的黑幕……它简直就是联邦腐败局!”在拒绝与他的上级同流合污后,他的日子变得危机重重:在回家的路上,他经常受到不明身份的人跟踪。最让他心惊肉跳的是,他的妻子和儿子还频频接到陌生人打来的电话,电话接通后,陌生人却什么话也不说,总是在电话里播放一首肖邦的《葬礼进行曲》。

在特别工作组生涯中,利特维宁科所接到的最惊心动魄的命令,是一位刚上任的新上司让他谋杀当时仍是普京密友的俄国首富、传媒大亨鲍里斯·巴拉洛维斯基。利特维宁科非常惊讶与不解,要知道,普京登上权力顶峰,巴拉洛维斯基出力不少。而该上级称,巴拉洛维斯基的财富大多是建立在俄罗斯国库的损失上。

利特维宁科怀疑这又是一个陷害自己的阴谋,他立刻前去拜访了巴拉洛维斯基,告诉了他这个暗杀计划。愤怒的巴拉洛维斯基立即将此事捅了出去。第二天,俄联邦安全局高层便展开了一项针对利特维宁科和他的上司的特别调查。初步调查结果竟称是利特维宁科无中生有,危言耸听。为讨回自己的清白,1998年11月,利特维宁科擅自召开新闻发布会,详细讲述了新上司要他谋杀巴拉洛维斯基的阴谋。

自开过该场新闻发布会后,利特维宁科迎来了真正倒霉的日子:他面临着数不清的贪污指控,频频被关进监狱,其中一次还被关进联邦安全局的自家监狱——在克格勃时代就声名狼籍、人尽皆知的莱佛托沃监狱里。

利特维宁科感到在俄国呆下去再没有安全感,2000年10月一次出狱后,利特维宁科决定在特别法庭没收他的护照之前逃往国外。于是他逃到了前苏联某共和国境内,又从那里逃到土耳其南部城镇安塔利亚。在联邦安全局一些朋友的帮助下,他的妻子玛丽娅和他们的儿子安东尼也持旅游护照从莫斯科直接飞到了土耳其,与利特维年科会合。后来,他们又转道加勒比海飞往英国希思罗机场。

利特维宁科的噩梦并没有就此停止。一个月之前,他在伦敦中区的住所的门铃突然响了起来,两个带俄罗斯口音的男人通过内部可视电话称打算拜访他。他立即知道自己位于伦敦的“隐居”地点暴露了。自他两年前逃出俄国、避难英伦后,他一直被前老板———俄联邦安全局通缉和追踪着,而他在伦敦的住所对外绝对是个秘密。

克格勃特工出身的利特维宁科非常清楚俄情报机构对付所谓“叛徒”的手段。因此,当时他无论如何也不肯开门。一阵僵持后,那两个男人从门缝里塞进一封信后离开了。心惊肉跳的利特维宁科戴上手套,打开信封,看到的是一张俄罗斯法院的传票———要求他立刻返回莫斯科,接受法庭审判。传票上写明,5月28日,不管届时他是否到场,对于他的“间谍案”审判都将在莫斯科郊外的那福诺明斯科法院开庭。

据悉,28日与他同时面临着间谍罪缺席审判的,还有一名逃亡到美国的名叫奥莱格·卡路金的前克格勃将军,届时将有三个军事法官对他们的案件进行审判。但事实上由于被告的缺席,这场审判不免有点滑稽:由于两地的时间差,当莫斯科法庭审判进行时,两名被告可能正在各自的床上呼呼大睡。

如今利特维宁科居住在伦敦中区,他唯一的工作是撰写回忆录,打算靠卖他在克格勃工作时的那段特工经历赚上一笔养家糊口的钱。他称尽管他逃到了英国,但生活仍然没有安全感。在伦敦大街上行走时,他时常都会有被人跟踪的感觉。

自逃亡英伦后,利特维宁科一直被俄联邦安全局当作是最危险的叛徒,很多人认为他会将俄联邦安全局的内部秘密转卖给英国的情报机构。但利特维宁科否认与英国情报机构有过任何接触。

对于28日的审判,他表示:“事实上这场所谓的审判不会对我构成任何伤害。自从我逃到英国后,这已经是第四次针对我的诉讼了。这项审判从头到尾都是一个谎言!是俄情报机构的某些官员对我个人的陷害。我不是叛徒,没有出卖过任何情报。而且,我已疲倦于当间谍的生涯———20年,已经足够了。”(沈志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