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宠文《大理寺卿的宠妻日常》剧情超级甜蜜越看越上瘾力荐!

  小编专为大家挖掘各种好看的小说,作为超级热爱网推小说的我,思考良久决定把自己阅读之后觉得优秀的小说分享给大家,嘻嘻,如果觉得好看,希望各位品貌非凡,英俊潇洒,倾国倾城的小哥哥小姐姐给小编的文章点个赞加个关注哟,感谢你们的支持和鼓励!今天小编给大家推荐:甜宠文《大理寺卿的宠妻日常》剧情超级甜蜜,越看越上瘾,力荐!

  简介:全京城的人都以为顾九会是秦峥的心头刺,直到见证了世子爷是如何宠妻无度,才发现,哪有什么心头刺,那分明是他的掌中娇。 重生之后,顾九发誓要护至亲忠仆,收拾蛀虫龌龊,以及,跟夫君和离。

  入坑指南:顾九被国公夫人林氏叫到了她的房中。名兰苑内与前世一样,飘着一股清苦药味儿,便是芙蓉香都遮盖不住。室内陈设不同于荣春堂的奢华,反倒是处处简朴,一应用具皆是半旧的。“别怕,坐吧。我这儿没那么多规矩,今日叫你过来,也只是同你交代几句话而已。”待得下人斟茶之后,林氏挥手让她们出去,房中便只留了她们二人。林氏取了个描金的紫檀木匣子,放在了桌案上,笑道:“好孩子,这些东西原本下聘就要送过去的,只是中间出了些差错。好在你如今也嫁了进来,今日母亲就将这些交给你了。”那匣子里是一整套的头面,虽不算是价值连城,但也千金难求。顾九摆手推拒,“多谢母亲,不过这太贵重了,我不能收。再者我年轻,也压不住如此富贵的头面,还是您留着吧。”她既不打算长久的做这个儿媳妇,自然不能收。林氏却执意塞给她,“原本有些话不该由我来说的,先前国公爷的事情,我知道多亏了顾家,这个情,我是记在心里的。”林氏不说,顾九倒是险些忘记了那一桩往事。顾家虽是皇商,可在这个重农轻商的朝代,顾家在京城的地位着实不高。而她顾九之所以能以商户女的身份嫁到明国公府,也是运气和时机使然。明国公秦钊被牵涉进了一桩贪墨案中,今上爱屋及乌,看在秦峥的面子上,只让他将贪墨的亏空填补上,另外罚俸三年官降一品。那一笔亏空不是小数目,约莫几十万,是顾家给补上的。条件便是让秦峥娶顾九。明国公府对外瞧着光鲜亮丽,实则是一个早被蛀虫吃干净了的大树,顾家百万豪富嫁女,秦家心动不已,几乎是威逼利诱着,让秦峥娶了顾九。她心知肚明自己嫁过来的不光彩,不过是趁着明国公府有难,顾家又是豪富,这才得了空子,所以嫁过来之后处处隐忍,伏低做小。她却是忘了,顾家以百万豪富嫁女,不是为了让她过来被欺辱的!如今林氏提起来,顾九神情一时有些恍惚,好一会儿才将那头面推了回去,摇头道:“母亲若是为了此事,那我就更不能收了。顾家做这些事情,原本也是心甘情愿的。我……也是心甘情愿的。”前世,她是心甘情愿的为秦峥付出。顾家同她,在意的从来都不是钱财。可惜,一厢情愿罢了。闻言,林氏叹了口气,道:“顾家有情,明国公府不能无义。母亲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今日叫你过来,也是想告诉你,只管跟峥儿过好日子便可,其他那些闲言碎语,莫要放在心上。”这话,林氏都有些难以启齿。府上当初既贪顾家的钱,那就该好好儿对人家的女儿。可嫁过来第二日,就闹这样一出,实在是叫人寒心。只是林氏在府上人微言轻,只能将自己这些年的忍字诀传给儿媳,盼望着她能过的好一些。毕竟……她这个儿子虽然性子冷了些,到底比他父亲强多了。顾九一愣,就明白了林氏的意思,因点头道:“多谢母亲好意。”林氏是好意,但顾九早已决心,今生,谁都休想再从自己这里讨的便宜!她无意跟林氏多说这些事情,略坐了一会儿,便起身告退了。只是临走之前,看了眼林氏压抑的咳嗽声,到底是忍不住添了一句话:“如今天寒,您也保重身体。”回到归九院的第一件事,便是叫了赵嬷嬷跟两个大丫鬟过来,嘱咐她们清点嫁妆。“我记得,陪嫁里面,有几处别庄是吧?”顾九想了想,道:“等嫁妆清点完毕了,除去日常所需之物,其他用不上的东西,都归拢到别庄存放起来吧。”闻言,赵嬷嬷先是愣了,下意识问道:“姑娘怎么不存在小库房里?”虽然跟世子成了婚,可除了新婚的头一个月,世子寻常时候都会住在松涛苑。再者归九院内有小库房,嫁妆存在这里最合适不过。顾九只是一笑,散漫道:“国公府百年世家,较旁人更重规矩,顾家陪嫁太招摇了些,用不上摆在这里只会招人诟病,倒不如先放在外面。”过去她百般讨好明国公府,嫁妆不知被人巧取豪夺走多少,但今生她不会让这些人占一点便宜,再加上她本没打算跟秦峥过日子,嫁妆自然尽早放在外面安心。省得到时候扯皮,也省得有些人惦记。大丫鬟白芷不知想到了什么,忙跟着笑道:“小姐说的是,那奴婢就去帮着一起归置。”顾九凉凉看了她一眼,应了声,只是待得白芷出去后,叫住了赵嬷嬷:“她的卖身契,母亲先前可给了我?”白芷白术都是家奴,卖身契也都在主母手里攥着,如今她出嫁,那卖身契也是跟着过来了。见赵嬷嬷点头,顾九想了想道:“找出来吧,后日归宁,让她跟着过去。”前世她心善,直接将卖身契当着两个贴身大丫鬟的面儿撕了,可惜她的好心养出了个白眼狼。念及那些往事,顾九神情微冷,既然不安分,那也没必要留下。只是白芷是家奴,老子娘都在府上,况且又自幼跟着自己,连她身上何处有痣都清清楚楚,所以白芷必须得妥善处置,否则放出去只会是祸害!顾九心中盘算了一番,又想起一件事来,叫住了赵嬷嬷:“您先等等,还有一件事,自今日起,咱们的膳食暂且先在小厨房里做,账目也无需报给上面,更不必去账房那边支银子。”赵嬷嬷微微一愣,斟酌道:“姑娘,这不妥吧?”小姐吃饭挑剔,吃穿用度都拿自己的也无妨,只是这样泾渭分明,只怕会让明国公府生了隔阂。对此,顾九早有说辞:“今日我观察了一番,正经婆婆不管事,现下是贵妾方姨娘当家,那是老夫人的内侄女儿。夫君到底是婆婆亲儿子,怕也见不得咱们跟那方姨娘多打交道。况且我也不是长久如此,先这般静观其变吧。”听得这话,赵嬷嬷顿时了然一笑,心中宽慰自家小姐周到,一面道:“既然如此,那就听您的。”赵嬷嬷说到这儿,又感叹的笑道:“怪不得都说嫁了人便是大人了,姑娘如今出了阁,行事越发有夫人气度。”闻言,顾九心中苦涩一笑,哪里是出嫁改变了自己,分明是她拿一世血泪换来的经验。不过她苦涩也只是一瞬,片刻又笑道:“嬷嬷不要打趣我了。”上天待她不薄,得此机缘,她再也不要烂在明国公府里赔上性命,早些远离才是正道。伤春悲秋,岂不是对不起这一份机缘?顾九想得开,眼见赵嬷嬷出去了,自己则是捏着眉心盘算。出嫁的时候,家里配备的丫鬟小厮并不多,内院里伺候的也只有三位。一个管教嬷嬷赵嬷嬷,两个大丫鬟白芷白术。赵嬷嬷是她的奶娘,自幼照料,做事有分寸,思虑周全,最是妥帖的。两个大丫鬟里,白术不必说,至于白芷,等三朝回门的时候处置了,这院内便算是无隐患了。等嫁妆妥帖挪出去,她自己孤身一个,只消平安过了这一年,便直接秦峥签和离书,届时天高海阔,也算是全了自己上辈子的遗憾。……接下来的两日,顾九过的比想象中轻松。大抵是那夜约法三章的缘故,秦峥这两日都没有回来;婆婆是个病秧子,一月只需初一十五过去请个安便可;至于那老太太,到底是年纪大了,比她婆婆还要佛,一月只初一那日过去晨昏定省便算是打发差事。她才嫁过来,府上的魑魅魍魉们都穿着戏服,还未曾对她露出真面目。顾九难得睡了两夜的安稳觉,只是每次醒来,都有一种不真实感。三天了,到现在她都觉得这是一场随时都会醒来的梦境。好在,至少到现下,梦还没有醒。回门这一日,天还未亮,顾九便被赵嬷嬷喊醒:“姑娘,时候不早了,该起床了。”顾九的神智被拉了回来,拥被坐在床上,好一会儿才应了一声:“嬷嬷进来吧。”现下才是初春时节,房中地龙未熄,外面料峭的寒风随着开门瞬间灌入,也让顾九瞬间清醒。丫鬟们随着赵嬷嬷一同进门来,伺候她梳妆打扮。今日回门,白术特意挑了一套大红的衣裙,配着同色的褙子,看起来既富贵又喜庆。她皮肤白,被红色一衬,越发显得肤如凝脂,再用宝石头面搭配,端是一副艳丽逼人的模样。秦峥进来的时候,一眼便看到铜镜里的美人。他脚步微顿,继而问道:“可收拾好了?”今日回门,他时间倒是掐的恰到好处。室内一众下人纷纷行礼,秦峥点了点头,自顾坐在外间的桌案上,随手斟了盏茶。顾九从铜镜中看着他的做派,手指微蜷,继而又松开,将耳环佩戴好,方才道:“劳烦世子爷久等,妾身已经妥当了。”不同于下人眼中的喜悦,她的神情倒是淡然的很。“走吧。”说完这话,他当先起身走了出去。直到上了马车,顾九才反应过来,被秦峥这么一打岔,她竟连早饭都忘记吃了。好在这次是回门,回了自己家里,倒不至于饿着。她刚这么想着,就见秦峥从小桌案下面拿出个竹盒递给她:“吃么?”竹盒上贴着六锦记的标识,里面盛着她最爱的桃花酥。她自幼嗜甜如命,却又格外挑剔,点心非六锦记不吃,衣服非霓裳阁不穿。人人都说她是娇气包,可就是这个被捧出来的千金娇小姐,最后吃尽了人间的苦处而死。秦峥哪知道原本还好好的小姑娘,突然就红了眼眶,一时有些慌:“你……”顾九回过神来,他的声音还是那么低沉富有磁性,可她听着只觉得心头抽搐着疼。她咬了咬唇,将竹盒推了回去:“多谢世子爷,妾身不饿,您吃吧。”分明都饿的舔嘴唇咽口水了,若非方才她这些举动,秦峥也不会将点心拿出来。不过听到她这么说,他也只是点头道:“好。”翠绿的竹盒横在二人中间,虽遮不住秦峥的视线,但也叫顾九心里舒服了一些。她借着桌子的掩藏,松开了紧握的拳头,缓慢的放松着呼吸。不想下一刻,便听见秦峥开口道:“大理寺出了一桩命案,涉及朝中大臣,我夜里都宿在那。”闻言,顾九微微一顿,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

  简介:漫画家顾瑾穿书了,穿到一本名为《嫡女谋》的大女主爽文里。 可惜不是秒天秒地的女主角,而是因抱错而霸占了女主侯门贵女之位十几年,并在女主归家后处处针对陷害的恶毒女配。 捧着活不过五集的剧本,顾瑾一脸无奈。 好在穿来的时间早,一切都来得及补救。

  入坑指南:滂沱大雨倏地收势,厚重如铁块般的黑云渐渐散去,雨后的天空澄明湛蓝,东方飘起一道绚烂的彩虹。水洗过的空气散发着清爽的草木香气,深吸一口,让人倍感身心舒畅。解决了穿书后的一个大难题,顾瑾如释重负,一边身心轻快的站起来,一边扭头朝顾子溪微微一笑。“刚刚都没来得及和二哥好好说说话,现在总算有机会了,小妹顾瑾,拜见二哥!”顾瑾作为文中的重要女配,容貌自是不俗。虽然与明艳大气走女强御姐范儿的女主不是同一个路子,却也独具特色。一双又圆又亮的眼,仿若世间名贵的黑珍珠,被山涧冰泉洗过一般,不然一丝凡俗的尘垢。笑起来时腮边还有两个浅浅的梨涡,端得是灵动俏皮,活泼可爱。还没来得及照镜子的顾瑾,不知道自己这一笑的杀伤力有多么强大,她正细细打量着这位书中重要男配,也就是她的二哥哥顾子溪。之所以说顾子溪的戏份重要,一是因为他本身足够优秀,三岁识字、七岁成诗,心思缜密,颇善谋略。二是因为他与书中男主私交甚笃,可以说是男主的重要谋士,是帮助男主走向人生巅峰的最强大脑。而除了脑子聪明外,顾瑾亲生父母家的基因也是相当不错的。虽然只是十八岁的少年郎,但顾子溪已经发育得很好,身材清瘦颀长,穿着略显宽松的浅青色圆领学生袍,尽显文人风骨。一头乌发用普通的木簪子高高束在发顶,将精致的五官完美的凸显了出来。若非嘴唇略薄,眸色略冷,显得有些冷漠不可攀,这完全称得上一张标准的男主脸了!顾瑾看着看着,作为漫画家的职业病又犯了,一双眼仿佛自带x光效果,要将顾子溪连皮带骨的分析个透彻。不过考虑到原剧情中顾子溪因对亲妹‘顾瑾’失望透顶,而对其死讯不闻不问,顾瑾并不敢盯着他看太久。哪怕她并不打算和女主作对,但顾子溪和古雪澜毕竟有十几年的兄妹之情,再加上中间夹着个男主,顾子溪几乎是铁板钉钉的、早晚会与古雪澜站在同一阵线上。顾瑾并不想抢夺哥哥的疼爱,也不想搅和进那些尔虞我诈,只想平平安安过自己的小日子,因此对待顾子溪的态度敬重有余而亲近不足。“初次见面,还请二哥多多关照,若小妹有何处做得不对,还望兄长不要嫌弃小妹愚钝!”一边说着,顾瑾一边再次朝顾子溪行了一礼。又是给老夫人磕头,又是给兄长行礼,弯腰弯得顾瑾都要怀疑人生了。可谁让古代礼数就是这么麻烦,为了保护住穿越者的小马甲,她也只能入乡随俗。“快快免礼。”顾子溪嘴角难得的勾起一抹弧度,伸手虚浮住顾瑾的小臂。“小妹不必如此拘谨,你我既是血脉相连的亲兄妹,又失散多年才终得相认,二哥自会护妹妹周全。”顾子溪这话说得很动听,不过顾瑾望着他那张虽俊朗迷人、却城府极深的脸,不由得飞快眨了眨眼,并不敢尽信。“多谢二哥,二哥真好!”在猜不透对方所思所想时,顾瑾果断装憨傻笑,将这个话题岔过去。而事情进展到这里,也到了该告辞离开的时候了。顾瑾望了望碧蓝如洗的天,含笑对老夫人道:“天气放晴,正好赶路。还望老夫人准阿瑾回去收拾一下行李,我很快就好。”潜台词的意思是,她不会故意磨蹭时间。“哪有什么准不准!”老夫人闻言不由得唬着脸道:“老身说过,阿瑾永远是我们定远侯府的女儿,这里也是你的家。”“如今阿瑾你只是回生父家住一段时间,又不是被赶出侯府了,想带什么带什么,不够了随时回来取嘛!”“对了,邢嬷嬷。”老夫人接着又对自己的心腹嬷嬷道:“去库房备一份厚礼,稍后你亲自将顾二公子和阿瑾送回去。”“感谢顾氏夫妇多年来对澜儿的养育之恩,也要让他们晓得老身的意思,以后两家就当亲戚相处,要多多走动。”老夫人这是在用实际行动为顾瑾做脸,是在告诉大家,那一句‘阿瑾永远都是定远侯府的女儿’并非客套话。正厅内外的丫鬟婆子们闻言,无一敢怠慢。大夫人默默感叹顾瑾这丫头蠢了这么多年,总算做了个聪明的决定。三夫人神色讪讪,可即便心中不快,也不敢驳了老夫人的面子。侯夫人许是从老夫人身上找到了弥补顾瑾的办法,忙吩咐自己的心腹嬷嬷道:“没错,阿瑾永远是我的女儿,侯府就是你的家。”“桂嬷嬷,你去我的私库,也取一份厚礼让阿瑾带回家去,千万不能让阿瑾受了委屈。”那么这个时候,女主角古雪澜能怎么办呢?作为侯府的正经嫡女,又成功为自己树立了大度稳重形象的她,只能强颜欢笑的表示赞同呗。与此同时,侯府拿出厚礼,认亲一事也进入尾声,顾子溪这个做兄长的自然不能继续做背景板。他能够成为男主的左膀右臂,并在官场混得如鱼得水,本就不是一个只会装逼的面瘫。需要他出面时,能够瞬间变得亲切温和,却又不失文人该有的风骨,即便收了侯府的礼,也能做到不卑不亢,气度斐然。顾瑾见兄长与老夫人相谈甚欢,一边感叹二哥的厉害,一边打算悄声退下,趁这段时间赶快回后院收拾东西。不想刚走出两步,玉叶突然‘咚’的一声跪倒在地,语气焦急却又异常坚定。“小姐,奴婢早就说过,无论小姐何去何从,奴婢都将不离不弃。”“小姐您带奴婢一起走吧,奴婢吃得很少,很好养的!”顾瑾望着脸蛋圆圆的玉叶,一本正经的说自己吃得少的样子,不由得挑眉一笑。这丫头,果然和书中描写的一样忠心耿耿又傻得可爱!顾瑾还是挺喜欢玉叶的,家里也不是养不起一个丫鬟。不过顾瑾还是犹豫了,想到原著中玉叶的结局,也不知道带她离开侯府后,那件事儿会不会提前发生……

  顾瑾这么一犹豫,倒让玉叶误以为自己被嫌弃了。不过这丫头是个倔的,见顾瑾这里说不通,立刻去求老夫人,‘嘭嘭嘭’把头磕得直响。“老夫人,求您让奴婢和小姐一起回家吧!奴婢和小姐从小一起长大,一日未曾分开,一想到今后轻易见不到小姐,奴婢这日子可怎么过呀?”“而且小姐虽说是回到亲生父母身边,但到了新环境难免不适应,奴婢别的本事没有,陪小姐说说话解解闷总是可以的。”“老夫人慈悲,求您成全奴婢吧!”玉叶在这一刻,仿佛把人生前十几年积攒的智商全都用了出来,一番话说得感人肺腑,至情至理。然而她身旁的金枝却气血上涌,险些咬碎了一口银牙。她也是从小和小姐一起长大的,甚至在小姐身边比玉叶还要得脸。如今玉叶来了这么一出,她若是不跟着哭一哭表明心迹,岂不是显得她爱慕虚荣?可她不想离开侯府啊!一个穷酸商户家能有什么前途?但金枝心里抱怨归抱怨,身体比脑子反应快,立刻做出了最佳选择,挨着玉叶身边跪了下去,硬生生挤出了几滴眼泪,“求老夫人成全!”金枝一边磕头一边默默盘算着,先跟着小姐出府也没什么,小姐总会回侯府看望老夫人,她有得是机会找借口重新回来。

  简介:一朝穿越,云苓成为名震京城的绝世丑女。 意外嫁给双目失明的西周战神靖王爷,所幸一身精神力仍在。 白莲花三番两次蹬鼻子上脸,撕烂她的假面具! 渣爹想抬小妾做平妻,后院都给他掀翻! 且看她左手医,右手毒,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叱咤大周朝堂。

  入坑指南:“哦?王爷竟为此事特地来道歉,真叫我受宠若惊啊!”云苓佯装惊讶,阴阳怪气。萧壁城眼角一抽,拳头紧了紧,“本王前来,另有一事要和你说。”“什么事?”云苓眨了眨眼睛,明知故问。萧壁城低声向他转述了燕王的情况,“御之右腿疼得厉害,你当立刻前去为他施针止痛!”似是怕楚云苓因为先前的磨擦不肯答应,不等她说话,萧壁城又迅速开口,先发制人。“昨日你伤了御之,理当将功折罪,何况他心善胸宽,同意会将此事保密,否则传到皇贵妃耳中,你活罪难逃。”云苓微微挑眉,她自然是要去给燕王治老寒腿的。本也不用求她,但萧壁城的态度让她很不爽。纵使心头不快,云苓依旧笑的温和。“燕王同意压下此事,到底是心善胸宽,还是为了某个人,想必王爷心里比任何人都清楚。”云苓从记忆中得知,萧壁城年幼丧母,后被记到皇贵妃名下养着,因此与燕王的感情最是要好。但自从燕王中伏双腿残疾后,皇贵妃便迁怒于萧壁城,把所有的责任都归咎于他,如今母子关系十分僵硬。伤了燕王的人是楚云苓不错,可若燕王在靖王府受伤的消息传出去,皇贵妃也必定会找萧壁城的麻烦。所以,燕王才特地压下了此事。果不其然,听到这话后,萧壁城沉默了。楚云苓比他想象中要聪明,并没有因为几句话就被吓到。云苓神情淡淡,“实不相瞒,我倒是不怕这事传出去,若皇贵妃知晓,我可以凭治疗寒毒将功折罪,但王爷必定讨不了好处。”不仅没被吓到,还反将了他一军。萧壁城心中一沉。他与楚云苓之间多有不快,彼此相看两厌,倘若她刻意为难,他的确无计可施。云苓打量萧壁城的神色,知他已经心中有数了,便也不再端架子。“王爷还愣着做什么,那小子既疼的厉害,那就赶快带我去啊。”萧壁城一愣,“你要去给御之止痛?”他本等着楚云苓发难,结果她硬气了一通,却什么也没打算做?“不是你叫我去的么,还是王爷以为我会借机刁难你?”云苓翻了个萧壁城看不见的白眼。“的确,倘若王爷刚才不说那番话,或是态度好一些,我兴许已经和王爷走了。”云苓笑了笑,“不过现在去也不算晚,只是辛苦燕王殿下需多忍耐一会儿了。”她给了萧壁城一个台阶下。“是本王小人之心了。”萧壁城神色微动,他望着昏暗世界中的那抹模糊身影,眼神有些许复杂。“便随本王和陆七来吧。”冬青扶起还满身伤痕的云苓,一声不吭地和萧壁城朝燕回阁走去。她心下震惊,小姐竟有如此医术!怪不得以前小姐总是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不许有人靠近。大家都以为她是因面貌丑陋不愿见人,原来是在钻研医术。冬青心底雀跃,小姐有此等本事,那眼前的危机便能迎刃而解了。春雨淅淅沥沥。前往燕回阁的路上,萧壁城终是忍不住开了口。“楚云苓,你到底想要什么?”他还是很难接受楚云苓救治燕王只是出于单纯的好心。“要什么?”云苓歪头想了想,“让厨房做一桌好菜,再烧些热水,等施完针以后我要沐浴。”她现在浑身是伤没法洗澡,但保持身体清洁很重要,否则伤口感染了也很麻烦。萧壁城有些茫然,“就这个?”“不然呢,我今日一整天还粒米未进,再不吃点东西就要饿死在靖王府了。”萧壁城忍不住道:“别说的好像本王如何苛待你一样,陆七明明说你偷了厨房两个馒头。”“那也是粒米未进啊,馒头又不是米!”“……”好像很有道理,无法反驳。萧壁城又道:“本王从未吩咐让人断了你的吃食和热水。”冬青忍不住小声插嘴,“王爷是没吩咐,可府内多的是见风使舵,落井下石的人!”觉得楚云苓将大难临头,便都来踩上一脚。“确实是本王的疏忽。”萧壁城也没推卸责任。陆七却叫唤了起来,“为着燕王殿下受伤,王爷从昨日早晨到这会儿都还没合过眼,哪有空管这些。”燕王受伤,府中人全都乱了套了。见云苓一直不言不语,萧壁城沉默片刻,忍不住再次开口。“你……若你能彻底治好御之的寒毒,本王可以答应你一件事。”否则他心里不舒服,老觉得欠了这丑女人什么似的。云苓一直在温养着精神力,闻言弯唇一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只提些小小的要求,必定会让靖王感觉欠了她的人情,以靖王的性格,是绝对无法接受的。“王爷既然这样说,那后天便陪我回门一趟吧。”按照习俗,女子成亲后的第三日需要回一次娘家,而丈夫的表现则关乎着女子的脸面和地位。那些不受宠爱的女子,丈夫通常不会陪着回门,在婆家娘家两头受气。云苓记得,冬青曾说过,她那便宜老爹这会儿正闹着要把妾室抬为平妻。她绝不可能让算计过原身的小白莲母女如愿以偿。萧壁城没想到她会提这个要求,停下脚步,皱起眉头。“你要本王陪你回门?”如果回门,那必然会遇见楚云菡。云苓笑了笑,“放心,只需王爷随我走一趟就行了,王爷莫不是想出尔反尔?”“只要你不惹事,本王自然会答应陪你回门。”云苓笑的灿烂,“当然当然。”不闹事才怪呢。她很好奇,如果楚云菡发现靖王成了她走向嫡女之路上的绊脚石,会是什么反应。陆七看着她的笑容,莫名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怎么觉得那么渗人呢?一定是因为王妃长得太丑了!

  今天的推荐就到这里啦,大家有什么想对小编说的吗?在文末下方留言区评论,小编就能看到哦,期待你的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