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母亲的微笑

一个人如果使自己的母亲伤心,无论他的地位多么显赫,无论他多么有名,他都是一个卑劣的人

母亲在世时,一直住在老家郧西小城,从未出过远门。我多次恳请母亲来武汉小住,几十年间,她只应允过两次:一次在夏天,一次是冬季。

其实,母亲来和不来内心是矛盾纠结的。她的心思我知道,不想来,怕影响我的工作,耽误儿子的前程;又想来,只为了左邻右舍一句问:“徐妈妈,这么长时间没看到你,上武汉,到大儿子那儿去了?”

每当这时,母亲一脸满足地点着头,客气地招呼邻居屋里喝茶。这仿佛就是她十几年养儿育女的最高回报。

母亲不知道,您在,家就在。来武汉后,您打扫卫生,洗衣做饭,儿子下班一到家,热腾腾的饭菜就端上桌,着实减轻了儿子身上的负担,享受到母爱和家的温暖,只能让儿子更加全身心地投入到部队工作中去。

那年,春节将至,一些串门拜年的官兵比平时多了些,来时,他们有的手中提着大包小包(多是些木耳、香菇之类的土特产),走时,双手空空如也。母亲看在眼里,觉得这样不好,心里着急,几次欲言又止。我的母亲小时候读过几年私塾,会记账,能看书报,虽说是家庭妇女,国家的政策形势心里一清二白。

夜深了,一直未眠的母亲从里屋走出来,对我说:“你这是不是受贿呀?这样下去可是要犯国法的呀!”母亲忧心忡忡地问,话语虽轻,却掷地有声。儿子是母亲身上掉下来的肉,剪断了脐带却连着心,在她的生活观念里,不图儿女们荣华富贵,高官厚禄,却期望儿女们无病无灾,一生平安。

入夜,我心旌难平。母亲的问似惊雷,似拷问,若无警醒,放纵自己,长此下去,极有可能掉入泥潭,跌进深坑。我要回答母亲,就像面对上级巡视,纪委的质询。我要回答母亲,您自幼的教诲,儿已根植于心。

退休前,我曾担任政治处副主任、主任职务十五个年头,经手办理干部晋职、晋衔、晋级、调入、调出、招生多达数千人次,面对一些不当诉求,种种利诱,母亲地问,成了我防守抵御各类物质诱惑的“定海神针”!为了不伤母亲的心,为了母亲的微笑,我必须认真做事儿,正直做人。

一次,一名战士母亲为儿子报考军校之事,专门从宜昌老家赶到武汉,又一路打听找到我的住所。交谈时,她借口看我的房子面积大小、装修如何,悄然将一捆现金放在厨房电饭煲里。我察觉情况不对,发现后立马让她拿走,她说什么都不肯,反复强调说,这是对他儿子培养教育的一点心意。

我严肃地对她说,你这样做百害而无一利。您的儿子工作表现,文化成绩都不错,这次考取军校几率很大,一旦凭自已的努力、能力考上军校,您送钱的事他不可能不知道,他一定认为是请客送礼,金钱起了作用,这样,势必会误导他的人生观,在这件事上,我们做长辈的可是给孩子带了个坏头。为了让您放心,您带来的两箱宜昌“名牌脐橙”我收下了,您的儿子我也会继续关照的。在我一再劝说下,她情绪放松,脸上有了一些笑容,终于收回了现金。

不出所料,她儿子吴涛以后勤部考生成绩第一名被军校录取,毕业后成为干部队伍中的一员,后来还被提升营级职务。

许多年后,吴涛见到我总是心存感激,言行恭敬,当初若收了他妈妈送的钱,他会在心里用另类的眼神看我。我深知,这尊严始于母亲。

还有一次,我在家收理杂物,打扫卫生,忽然发现一个蜷缩角落里的黑色塑料袋,我顺手提起,里面装有两瓶廉价白酒,袋底躺着一个厚厚的红包。包上无字,包内装有百元大钞50张,何人所送,何时送来,因何原因,一概不知。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又想起了母亲的问。这事儿又不宜“广而告之”,我便在心里比对摸排,询问家人,有谁来过,穿着打扮,模样儿年龄。最后确认为汽车修理所战士许丹阳。

许丹阳农村入伍,老家荆门,虽然当兵五年,特别留恋军营,他想转为士官,留在部队长期干。他知道转士官名额稀少,竞争激烈,加之自己性格直爽,平日里说话不注意方式,无形中得罪了一些人。于是乎,他就想用红包开路,提前热身。

许丹阳是汽车修理所战士骨干,是党支部班子研究决定要留之人。当士官批准命令下达当天,我将红包悄然退还。此事,我还用第二人称写了篇散文《兔年不平静》,刊登在《湖北电视报》上。

今年春节过后,一位休干因孩子工作上的事儿请我帮忙,事成之后,再而三的要表示感谢,均被我拒绝,六月中旬的一天,她竟然找到我家门口,说是给我买了几斤水果略表心意。见面后,她把水果袋一把塞给我,便急匆匆地走了。

我清点了一下,水果袋子里有六根香蕉,十个黄桃,两个火龙果,两个柠檬,这四样都是陪衬,重点在一个棕色小塑料袋里,装着两扎万元现钞。第三天,我坚决将原物返还。她们很感慨,我也很心安。

往事如烟。如今,虽然退休赋闲,远离了权力的舞台,但子女们正处在事业的上升期,帮助他们筑牢思想防线,传廉洁自律的家风仍重任在肩,对子女我要求他们守住本份,不忘初心,树立正确的金钱观、人生观,有益社会,无愧于心,做对社会有用的人。

“廉”是人生路上的罗盘,它能助你飞得更高,走得更远;“贪”是盛开艳丽的罂粟花,包藏祸心,诱导的是一条不归路。所谓自律就是主动给自己戴上“紧箍咒”,放纵不仅仅是害了自己,还有家庭的完整,母亲脸颊上的笑意。

感恩母亲,是您用自己的血肉滋养了我的生命;感恩母亲,您用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塑造我的心灵;感恩母亲,您用弱小的身躯教会我做一个大写的人!您留下的精神财富,珍贵无比,我们要永世不忘,代代相传!

中国人孝的方式有千百种,莫让母亲伤心流泪,努力让母亲慈祥的脸颊写满笑意,是孝道的最基本要素。

锋:1956年生,1974年12月入伍,湖北省郧西县人。喜爱读书与写作,自1980年起在报刊杂志发表新闻、随笔、小小说等作品千余篇,出版《寻找岁月的影子》、《梦回吹角连营》两册,现居武汉。